叶枫笙歌

夜莺独行,热焰永燃。

应该没人看见。

只是自我发泄。没必要点开。

对还处于迷茫的自己轻声说着什么、

能被那么多人爱着已经是我的幸运之处了。

感谢你们,为我做了一切的你们。

新的一年、我也会继续努力的。


恭喜你♪收到一份介绍、请注意查收

向往自由,追求自由。

大家好,这里是叶岚柒。

应该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——不触碰底线的情况下。

喜欢自由,喜欢火焰,喜欢自然。

目前主混凹凸和明日。斗罗少入。其实也有在写原创但在思考要不要新创个号写原创……?

凹凸全员吹。【但其实是个雷吹】

不是酷哥。但想当酷哥。

一般来说话很多,因此那些没有标题的都是自己的叨叨叨,不愿意的请点击左上角↖退出。

不是独身一人。

更新时间不定。【其实原本是高产最后被影响成弧狗……】但一般来说一个月会更一次,特殊情况不算。

反正也没人看就当我随便叨叨叨啦……

反正会补充所以慢慢来啦……是新手。

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深渊能将你吞噬。

但我知道,你不是这样甘愿摆弄的人。

你会活成你想要的样子,无论遇到多大困难。

所以请站起来,屏蔽一切声音,抗拒一切不满。

看向前方的光明,而不是被身后的一双双手抓住。

因为,你就是你。

无可代替,无法弥补。

独一无二的。

你。



——至还在困惑的人。

同时也至我自己。


它种在我心中。

用我的心脏作为肥料,用我的血液来浇灌它。

最终它刺穿我的心脏,在荆棘之中显示着它的高贵。

心脏被尖锐的刺剥开,美貌之下尽是一片腐烂。

最后,它死了。

玫瑰花再也不分高贵,因为它已经凋零,成为了土地的肥料。

——成为了这片荆棘的供养品。


失去自由的方向,他再次沉浸在回忆的深渊。

我想问问他还是否能坚持,却看到他再次义无反顾的推向那名叫轮回的门。

如名字般,永无止尽。

【明日方舟】干员一见面就讨厌我怎么办?!

*爽文

*有自设

*短篇

*无cp向

*ooc严重

接受请继续⬇️

“在这满是战争的世界中,真的有一片安宁之处吗?”

写完这句话后,她将书收了起来,起身望向窗外。一些干员吵闹的声音传入耳朵,但她并未在意,只是看着。

透过窗外,她似乎又看到了以前在救助站的日子。但最后即使自己做了多少努力,还是得被送去当做“研究对象”接受这个事实。

明明这已经不是救助站了,自己却还是有着这样的想法。或许从逃离那之后,就再也不见光辉了吧。

不过……这个是例外。她收起放在窗户上的手,朝着门口走去。

“博士回来了!”阿米娅的声音回荡在基地里,一瞬间,她看见了人群在流动。

看样子……是去会宾室的吗。摇了摇头,摆脱了心中的想法,她也随风逐流,隐没在人群中。

——那倒也好,我也想看看这传说中的“博士”是谁。

到了会宾室,除了茫茫人海,最过于鲜明可见的大概就是全身上下被包住的一个人。

看起来,这就是博士吗。黎明往前瞅着,心里想到。

真想看看他的脸是长啥样的。她缓缓伸出手,在离近他的时候,准备触碰他的头盔。

“这就是罗德岛的大家啦!虽然博士你失忆了,但大家对你的情还是不会变的——”

“黎明。”

阿米娅的话语被临光打断,临光看着黎明,拦下了她的手。

“嘿,我不过是想监查这是不是真的博士罢了,那么警惕干什么。”

“黎明。”

临光盯着她,她也看着临光,两人间似乎有火光闪烁,周围的人不禁退了一步。半响,黎明转了转眼球,默默的收回了目光。舔了舔上层已经干掉的嘴唇,她也随之伸回了自己的手。

“话说,Ace呢。”黎明整理着刚刚被挤出褶皱的衣服,像是不经意的说出这句话。却没想到,那群人更加沉寂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Ace还没回……”阿米娅刚说出几句话就被黎明打断。“是已经死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瞬间,会宾室陷入了沉默,黎明抱着手冷眼看了一会儿,转身准备离开。却不想被一个声音拦住了身形。

“黎明。”

是一个很低沉的陌生声音,听起来倒是挺哑的,像是好几天没喝水一样。

她转身看着发言的那个人,是博士。

“他是为了……”

“等会。”

黎明打断了博士的话,然后调整了个姿势继续看着他。过了一会儿,她才开口。

“如果你说他是为了你,那我麻烦你,好好活着。”

“但敢让他的牺牲变为废纸,我就让你——”

“死。”

“懂吗?”

“所以你给我好好活着。”

“就这样。该散的不该散的都给我散了。”

她再次转身离去。满屋子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,可她毫不在意。直到在踏出门口的那一刻,她积攒在眼眶里的眼泪才流落下来。

明明……

临光看着黎明走出去的身影,心中的愧疚更是加重了几分,只是在那低头,陷入短暂的沉寂。博士则是收起了正要拉住她的手。

但没有干员看到博士面具下究竟有什么表情,只是看着他沉默着,沉默着。

从那之后博士就经常关注黎明。虽然是一个六星近卫干员,但总会被塞进由博士指挥的队伍中,然后大获全胜。像是今天——

黎明叼着一个棒棒糖,在击打敌人的同时还不忘看一下在背后指挥的博士,最后嗤笑一声,表示讽刺。

真是可笑。

胜利的呼声传入耳边,黎明甩了手剑花,将剑收入剑鞘中就转身离去。

代理队长红豆看了看黎明,思索了一番,最终还是跟上了她。

凭着常年训练的身手,黎明很快就感觉到了后面的脚步声,转头一看却令自己感到意外。

“黎明。”

“……你来干什么。”

“红豆。”

红豆收起双叉,看着同样收起剑的黎明,脸色稍微有些缓和。

“黎明,你为什么要针对博士啊……”

“我可没有针对他。”

“可博士失忆才刚回来,黎明。你要给他一个好的印象才对啊……”

“他给我的印象就已经够深刻的了。”

“黎明……”

黎明挽起嘴唇,最终还是伸出手,笑着抚上红豆的头,然后狠狠一揉——

“你干什么啦黎明!”

“放心啦,再等我一会儿?”

“……一会哦。”

“好。”

看了看黎明往博士那方向走了的背影,红豆最终还是眨了眨眼,与路过的霜叶热火朝天的开始了乐队的话题。

将嘴中剩下的糖棒子扔进垃圾桶,她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面前准备走过来的博士。

“博士。”

刚准备离去的某博士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顿了一下,抬起头看向黎明,却默默的退了一步。

而黎明则是理所当然的看到了博士这些下意识的动作,只是无奈的再走上前一步。

“博士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“我当初不该这么说你。因为每个人都会牺牲掉,都会随时失去自己的生命。但因此我更珍惜那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。”

凯尔希医生在给自己治疗的时候总是会聊起博士。她说他以前是多么的无私,多么的伟大,也因此教会了罗德岛的大家许多东西。

也是他,教会了阿米娅如何战斗,如何坚持,如何指挥。

他教会给了他们很多东西,所以他们都感到感谢。

“曾经的生活让我学会了许多,也被迫染上了矿石病。但这也仅仅是教会我如何珍惜。”

但在罗德岛里我学会了很多,但这些人都是你一手教育而成的。而且……

“既然你是他用生命换来的,我也理当要对你友好。这不仅是对他的缅怀,也是对你的尊敬。”

“毕竟你可是罗德岛的博士啊。”

“所以,未来的日子,请多多指教了。”

看着博士惊慌失措的样子,她最后还是露出了笑容,向他伸出手。

“该走了喔,博士。”

有啊,在罗德岛里,在大家身边,都很安宁。

大家互相理解,互相信任,互相安慰,互相包容。

所以,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。

博士握住了她的手。

彩蛋一.

“盟友,再次合作愉快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看着两人完成一笔恢复的协议后,黎明靠在会宾室的门框旁抱着剑等着博士。然后在银灰正准备踏出会宾室时才吐槽了一句。

“所以说为什么要用这么暧昧的词,明明他就是个男……”

她突然看到银灰的眼睛收缩了一下,立马闭了嘴。

原来你不知道他是男的吗?/原来盟友没有用变声器吗?!

博士才几十岁,但他感觉心好累。

彩蛋二.

红豆:“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牵手了???不是说好去谈话的吗?!”

黎明:“啊这是表明友好的一种方式,只是朋友而已,不必介意。”

博士:“不必介意。”

霜叶:“……”盯。

第二天,黎明和博士的绯闻闹得罗德岛满天飞,黎明几乎是在试图继续传绯闻的人当中一个一个揍。

博士醒来后,突然发现一些干员们基本都跑去医疗所了,有些还带着伤,但无不例外的是,心情贼差。

再看了看表中心情好到不得了甚至要溢出来的黎明,有些茫然。

博士:?????

没粮号:

  


         这次是一位小太太发来的私信,她疑惑于自己如今的心态:和最开始相比,我的粉丝和热度都有增长,可自己已经不太在意这些了,而且以前都会努力定时日更,现在也有点无所谓了,是我心里的热度降下去了吗?


  其实这个是很多小太太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。


  最初开始动笔的小太太,她抱着忐忑和期待,忐忑于自己的作品是否足够优秀,期待于即便不够完美,小天使也能够喜欢。


  “你看看我的好不好?你愿意来看看吗?它可能不是很好吃,但我会努力的,可以请你来看看吗?夸奖也可以,批评也可以,我都会感激的接受,可以请你来看看吗?”


  ……老实说,最初的小太太们,大部分真的把自己放的很低很低,低到小天使随意一个反应就能患得患失好久,天堂地狱全在小天使一念之间。


  因为真的太在意了啊。


  “我怕小天使不喜欢,产粮就是为了大家都开心啊,如果小天使吃的不开心怎么办啊?”


  “产粮的小太太们那么多,我不勤快点、努力点,小天使把我忘了怎么办?”


  于是压榨自己的时间和健康,只要小天使能记住自己,只要她们吃完粮能开开心心的,小太太就很满足了。


  小太太们啊,她们有很多甚至会为了小天使的喜好而改变自己的故事大纲和结局,“只要小天使开心就好了。”


  你自己呢?


  我的小太太们,你们把自己放在哪了?你自己喜欢产什么样的粮?哪种粮你产的开心?至今为止有多少是为你自己产的呢?


  “可是,我产粮就是为了小天使能开心的吃粮啊,当然要做出她们喜欢的东西啊,不然不就没有意义了吗?”


  小太太茫然,让自己的小天使开心,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?我很珍惜她们,想让她们能在我这儿轻轻松松的,迎合她们的口味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


  于是,一部分小太太把自己切割成“四不像”,开始自暴自弃:我不行的,算了吧。


  还有一部分小太太撑下来,拥有了部分老粉丝,开始去欣赏膜拜其他太太们的作品。


  与其说那份热度退了,不如说自己开始慢慢沉淀了。


  小太太成长为老太太,对于粉丝和热度已经没什么期待和要求,更多的时候她在想着:“我要产一份很棒的、了不起的、最起码像模像样的粮。”


  即便是刀子和BE,小天使可能会怕心痛而跳过,但绝不会因为它而讨厌你。


  “我怕be带来的痛心,我讨厌故事的不完美,但我从来不会讨厌你。”


  珍惜和喜欢,都是相互的。


  小太太们,如果你的小天使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一直为了她受委屈,她们真的会开心吗?


  “我不觉得委屈,从来没有!”


  “可你就是委屈自己了!”


  小太太们为了小天使们拼命无可非议,只是,偶尔,我的小太太们,请你们看看自己吧,为自己开心的产粮吧。


  


  


  


  ☆:可以转载


  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